烟惑

www一个杂食党

梦(1)


cp狛日
OOC
先放一点...总觉得不写王马写狛日怪怪的....。

    今天这是怎么了?
    日向敲着键盘,晦涩的内容以精简明了的文字一行行排在电脑屏幕上,被迫调动的才能残渣使日向的负担日渐加重,但他第一次那么想要一个假期来清理一下自己的脑子同时来思考一下人生。
    刚停下已几乎极限的速度敲键盘的手就立刻有视线投了过来,但显然问了也不会有答案,这个教训日向今天实在受够了。

    索性按下了保存起身以倒水为由离开了办公室,事实上这么一点小事就惊动了整个办公室的那些昔日同学兼好友的同事,无论是明显隐藏的偷看还是失去了混乱的键盘敲击声而安静下来的环境都清楚地表明了众人的关注。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日向将冷水泼到脸上,但似乎并不能使他的思绪清晰分毫。
    记得早上来的时候,日向随口向着先到一步的罪木笑着打了下招呼,不过是一句普通的“早上好啊,罪木。”对方就被吓到了,突然就哭了起来。本想着是不是自己熬夜过头了脸色太差使得想微笑的表情变得狰狞了,保健委员的她却没有像以前那样提出休息的要求。
    说起来今天似乎感觉没那么累了来着……
    之后来的每一个人都着实有些吓到了日向,大家莫名出现在眼底的哀伤在看日向时全部努力收了起来,言语中也透着安慰的感觉。
    只有日向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足以使众人悲痛的理由。
    正想着反正也想不出什么所以然的时候,左右田走了进来,脸上带着询问的表情,故作轻松般地说道:“日向,那什么...我进来了?”
    “那个......其实你觉得难受的话就那么说出来或者发泄一下都行,实在那什么哭出来我们也不会笑你的......”左右田别过头不敢直视日向,嘴中滔滔不绝地说着似乎是安慰人的话。
    “左右田?你在说什么啊……话说有人说过你很不擅长说安慰别人的话吗?”日向看着左右田莫名且尴尬的举动不由得笑了。

    原本还在谨慎措辞的左右田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愣在那里,不可置信地看着日向。
    我又做错了什么?
    日向看着石化在那里的左右田思索着。而左右田也同样看着日向。
    “喂,日向(左右田)你......”
    突然又表现了心优的默契一般的同时开口,但明显两人无法将默契用于互相理解目前状况。
    “你先说......所以到底是什么情况?一个个见我都跟见了鬼一样......”
    “心友你......”左右田努力控制自己不要颜艺,但他眼中的日向实在是不对。
    “你......”左右田咽了口口水,完全不知如何开口,面对日向好奇的表情就越发难以说出一个字符。但他想了想,豁出去了一般大声质问。
    “你不记得狛枝了吗?”

嗯......摸了一个最原....(感觉画成这样会被最厨打怎么办????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让最原女装....。
指绘手抖的厉害....p2是感觉把手绘的图层留下就没那么明显了。
嗯,总之,别打我。

清明节快乐



cp狛日
OOC
脑子一抽的产物
一个作者都看不下去的脑洞
清明节快乐!

狛枝漠然地站着。
眼前放着几张黑白的照片。
似乎应该是悲伤的场合周围却一个人都没有,安静得让人听不到任何声音。
不会有人来的。
不可能会有人能来的。
狛枝这么想着。如果那些同学们看到了这副景象会作何感想呢?
他在照片前放上了那人喜欢的东西。
这样就好,不会有人打扰。
只需要他一个人见到就好。
一些沉重的什么流进了狛枝心里。
今后的将来终将持续。
难以言述的心情淹没了他。心底里似乎传来了哀乐,想将他拉进无边的漩涡。
指针转动的声音加大了狛枝的压力。
-
-
-
-
-
-
-
-
-
-
-
-
-
-
-
“狛·枝·凪·斗!你好好的没事干做什么啊!”日向踏进家门就看到狛枝站在几张自己的黑白照片前虔诚地看着,不免懵了。下一秒便喊了出来。
“啊啦,日向君回来了啊,今天比平时早了不少呢。”
“啊,今天任务比较少……不对别岔开话题!”
“嘛,日向君想想嘛,从预备学科到现在在未来机关就职日向君改变了很多吧?那么悼念一下以前的各位日向君也没什么不好吧?毕竟可以说日向君是踏着以前的自己作为垫脚石一直到现在的嘛。”
“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个头啊!什么鬼理论啊喂?!”
“唉,糊弄不过去吗。就是想事先习惯一下啊,反正这样的未来不是迟早的吗?”
“得了吧,”日向抓起“遗照”前放着的草饼咬了一口,“为什么我非得要死掉啊。”
“......不过如果真的死了的话也别这样了,忘掉我就好了。”
“啊啊啊,我在说什么啊,为什么会以我死了为前提啊……”
狛枝不顾日向的话直接抱住了日向。
“日向君能保证吗?”
“唉?你好麻烦啊…我保证我不会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死掉。可以了吗?”
反正绝对不会让你先我一步死的。
两个人这么想道。

(捂脸)

何以坦诚(1)



cp狛日
性转注意,避雷
OOC
是没有绝望的学院时期的妄想
神座出流计划暴露被迫放弃
神日兄弟设定

“叮铃铃铃....”
清晨爽朗的阳光投入窗内,惬意舒适的早晨迎来了新的一天,伴随着闹钟声和户外的鸟鸣声日向像往常一般坐起,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一个懒腰。
?莫名感觉多了一丝微妙的阻力是我的错觉吗……?
是我想多了吧。
按掉闹钟,缓缓地用仿若还没有醒来的双腿站起时奇怪的感觉似乎又出现了。
脖子那里好热......
日向把手伸到脖子后方撩起了在夏季还给自己保温的物体。
清爽一点了...嗯?...?????
“......哈?”
下一秒日向就彻底从朦胧中清醒了,再下一秒日向又懵了,再再下一秒......
“唔啊啊啊啊啊!”
一声鬼叫响彻了周边地区。
———————————————
日向君已经两天没来学校了。
狛枝这天第11037次这样想道。
区区预备学科也太狂妄了吧,居然敢让希望的大家这么担心,真是罪不可赦!干脆再也别来学校了啊,免得来污染七海同学他们的眼睛。
直到狛枝报名参加“日向创为何几天不来学校探讨会”的时候都还在这么抱怨着。
预备学科有什么好担心的啊。
“喂喂喂,你们说......日向那家伙该不会去参加那什么计划了吧。”
“不会吧?日向哥脑子还不至于坏到去参加那种奇怪的人体手术实验吧!”
狛枝捏着杯子的手更加用力了。
“可,可是唯吹觉得小创创也不是没有可能这么做啊……”
“喂!你们在说什么啊!他不是答应过我们不会去的吗?!”
“少爷说得对。”
话是这么说,几人眼中还是藏不住的担心。
狛枝手里的杯子颤抖了。
“我们还是放学以后去看一下日向吧。”
“全票赞成!”
“别说放学了,我们现在就...”
一阵无形的威压突然影响了讨论组里的众人,不用说,是来自唯一一个没有加入会议神座出流的。
在众人的胆怯(和鼓励的目光)中,狛枝勇敢地担任了出头鸟的角色走向了神座。
“那个,神座君,虽然预备学科的事大概您也不管心,但是那个”
“创很好,别去烦他。”
哈????
77届生此刻凌乱在了风中......大脑一时无法接受这庞大信息量。
“唉多......小出流是不是说话了?”唯吹心虚地看向各位,感受到了肯定的眼神后,和大家一起变成了风化了般的画风。
“小凪斗这学期第91次向小出流搭话第一次被回应了!唯吹想为此唱一首!”
“喂喂喂喂,我没听错吧,他叫日向那家伙......”
“是...创.....?”
“嗯......该说不愧是日向君吗…?”
“这是何等的绝望啊,超高校级的希望和预备学科的日向君那么亲密,啊该不会是日向君用了什么卑劣手段来试图引起希望的注意....”
“つまらない。”
神座说完就在七十七届生全员的目光中淡然的走出了教室,全然无视话题与自己有关。

相关报道-《希望之峰本科教学楼第55次被炸。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日向没来学校的第三天,预备学科来了一位转校生。
“那个,大家好,我....我叫日向南。”

看见了希望碎片的眼神(不

了解一下你圈可能性



本科枝X预备创。本科枝X实验时期创。本科枝X神座。本科枝X本篇创。本科枝X未来创。本科枝X虚无创。本科枝X爱岛创。本科枝X异色瞳创。召使枝X预备创。召使枝X实验时期创。召使枝X神座。召使枝X本篇创。召使枝X未来创。召使枝X虚无创。召使枝X爱岛创。召使枝X异色瞳创。本篇枝X预备创。本篇枝X实验时期创。本篇枝X神座。本篇枝X本篇创。本篇枝X未来创。本篇枝X虚无创。本篇枝X爱岛创。本篇枝X异色瞳创。爱岛枝X预备创。爱岛枝X实验时期创。爱岛枝X神座。爱岛枝X本篇创。爱岛枝X未来创。爱岛枝X虚无创。爱岛枝X爱岛创。爱岛枝X异色瞳创。未来枝X预备创。未来枝X实验时期创。未来枝X神座。未来枝X本篇创。未来枝X未来创。未来枝X虚无创。未来枝X爱岛创。未来枝X异色瞳创。




我会说我还没有把黑枝和黑幕创这两个同人私设放进去吗……

大概白情祝贺.......不会画画....参考绝望篇动画部分画面.......

只是草稿....画不完了.....

日常乱七八糟的脑洞


似乎有一点意味不明
狛日,ooc

==========================

    “呐,日向君,你能和我…做朋友吗?”休学旅行之终,狛枝站在于日向相见的沙滩,小心谨慎地提出请求。
    不断的海浪声映衬着狛枝的心跳,看起来始终游刃有余的他此刻似乎紧张的难受。
    “……?什么啊,朋友的话当然可以啊。不如说我们早就是朋友了吧。”日向似乎在狛枝先前的沉默中估错了问题,多少有些无措。
    “那么,请问日向君愿意陪我这种人做多久的朋友呢?到什么时候才会把我抛弃呢?”狛枝直视日向,眼中是他一贯的疯狂。但此刻,还有信任。
    在为期50天的休学旅行中他或许还是改变了吧。
    “笨—蛋,朋友的话肯定是会一直做下去的啊,会随随便便绝交的那哪里是真正的朋友啊。还有,不许说‘我这种人’这种话,你是我的朋友,就请拜托不要贬低我的朋友可以吗。”
    “这样啊,还真是符合日向君的作风的回答呢。”
    “好了,我们也快点走吧,不能让大家等啊。”
    狛枝跟在日向身后,在日向看不到的地方,眼底的漩涡是远超往常的深邃,混乱。
    日向君你什么时候才会把我抛弃你?
    是等到你卷入我的幸运发生不可挽回的事之后呢?
    还是,就现在这一秒呢?

—————————————————

    “日#君,来和※决一■负吧。”
    日向从床上惊坐起来,颗颗眼泪从脸庞滑落,滴在手心的,静寂无声。
    不可以放弃,最后一天了,为了死去的大家,我们剩下的人一定要逃出去。
    为了大家,绝对绝对要逃出去。
    …绝对……

—————————————————

    “日向君,你真的愿意把我这种人当做朋友吗?”
    “如果答应了的话,就必须肩负朋友的职责了哦。”
    狛枝站在那个被二人赋予了特殊意义的地方,静候结束的开始。
    “嗯,当然的吧。倒是你,作为朋友我绝对不会放手的哦,做好被我一直缠着的准备吧。”日向似乎无意识地做出了额外的回答,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嘛,日向君真的决定了吗,在大家之中选择和我这种人做朋友什么的。”
    “日向君在超高校级的各位那里人缘很好吧,明明不用管我就好了,不担心会把自己赔进来吗?”
    “什么啊,我们是朋友吧。怎么可能抛下你不管啊。”
    “这样啊……也就是说日向君做好付出一辈子的准备了?”
    “…狛枝你有的时候不觉得聪明得过分了吗。”
    “是吗?我可能也就脑子好一点吧。日向君不会食言吧。”狛枝笑着说到,一如日常。
    “不会的。”日向毫不犹豫,语气也不带丝毫含糊。
    我知道。狛枝想。
    日向君遵守着他的诺言呢。
    海浪翻滚,落日折射在海滩上,狛枝觉得自己如果可以的话是不会忘记这一幕了。

—————————————————

    “休学旅行结束了呢,狛枝。”日向坐在沙滩上,凝望着海面。
    “是啊,日向君。感觉这50天和日常一样很快就过去了呢。比较好奇大家的感受呢。”
    “大家啊……一定也都颇有感触吧。你呢?和大家一样吧。”
    “完全不是疑问句呢。可又不一定所有人都会这么认为。”
    “是啊。”日向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笑了起来。“我们两个还真是笨蛋啊,未来不就在面前吗?”
    “都经历了这种不幸了,我想我大概可以问了吧。”狛枝转向日向,平静地注视着他。
    “日向君,你愿意永远和我做朋友吗?”
    “才—不—要,不觉得有些过分了吗。”
    “我想也是。”
    两个人对视着,不约而同地笑出了声。日向突然抱住了狛枝,在他耳边大声说到。
    “就算离开了这里也不准忘记我啊。”
    “这句话回敬给你。”狛枝抱回日向,轻轻闭上了眼睛。
    “可惜现在没有月亮呢。”恍惚间日向似乎听到狛枝这么说了。
    “但我也死而无憾了。”狛枝也隐约听见日向做出了这样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