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惑

www一个杂食党

日常乱七八糟的脑洞


似乎有一点意味不明
狛日,ooc

==========================

    “呐,日向君,你能和我…做朋友吗?”休学旅行之终,狛枝站在于日向相见的沙滩,小心谨慎地提出请求。
    不断的海浪声映衬着狛枝的心跳,看起来始终游刃有余的他此刻似乎紧张的难受。
    “……?什么啊,朋友的话当然可以啊。不如说我们早就是朋友了吧。”日向似乎在狛枝先前的沉默中估错了问题,多少有些无措。
    “那么,请问日向君愿意陪我这种人做多久的朋友呢?到什么时候才会把我抛弃呢?”狛枝直视日向,眼中是他一贯的疯狂。但此刻,还有信任。
    在为期50天的休学旅行中他或许还是改变了吧。
    “笨—蛋,朋友的话肯定是会一直做下去的啊,会随随便便绝交的那哪里是真正的朋友啊。还有,不许说‘我这种人’这种话,你是我的朋友,就请拜托不要贬低我的朋友可以吗。”
    “这样啊,还真是符合日向君的作风的回答呢。”
    “好了,我们也快点走吧,不能让大家等啊。”
    狛枝跟在日向身后,在日向看不到的地方,眼底的漩涡是远超往常的深邃,混乱。
    日向君你什么时候才会把我抛弃你?
    是等到你卷入我的幸运发生不可挽回的事之后呢?
    还是,就现在这一秒呢?

—————————————————

    “日#君,来和※决一■负吧。”
    日向从床上惊坐起来,颗颗眼泪从脸庞滑落,滴在手心的,静寂无声。
    不可以放弃,最后一天了,为了死去的大家,我们剩下的人一定要逃出去。
    为了大家,绝对绝对要逃出去。
    …绝对……

—————————————————

    “日向君,你真的愿意把我这种人当做朋友吗?”
    “如果答应了的话,就必须肩负朋友的职责了哦。”
    狛枝站在那个被二人赋予了特殊意义的地方,静候结束的开始。
    “嗯,当然的吧。倒是你,作为朋友我绝对不会放手的哦,做好被我一直缠着的准备吧。”日向似乎无意识地做出了额外的回答,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嘛,日向君真的决定了吗,在大家之中选择和我这种人做朋友什么的。”
    “日向君在超高校级的各位那里人缘很好吧,明明不用管我就好了,不担心会把自己赔进来吗?”
    “什么啊,我们是朋友吧。怎么可能抛下你不管啊。”
    “这样啊……也就是说日向君做好付出一辈子的准备了?”
    “…狛枝你有的时候不觉得聪明得过分了吗。”
    “是吗?我可能也就脑子好一点吧。日向君不会食言吧。”狛枝笑着说到,一如日常。
    “不会的。”日向毫不犹豫,语气也不带丝毫含糊。
    我知道。狛枝想。
    日向君遵守着他的诺言呢。
    海浪翻滚,落日折射在海滩上,狛枝觉得自己如果可以的话是不会忘记这一幕了。

—————————————————

    “休学旅行结束了呢,狛枝。”日向坐在沙滩上,凝望着海面。
    “是啊,日向君。感觉这50天和日常一样很快就过去了呢。比较好奇大家的感受呢。”
    “大家啊……一定也都颇有感触吧。你呢?和大家一样吧。”
    “完全不是疑问句呢。可又不一定所有人都会这么认为。”
    “是啊。”日向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笑了起来。“我们两个还真是笨蛋啊,未来不就在面前吗?”
    “都经历了这种不幸了,我想我大概可以问了吧。”狛枝转向日向,平静地注视着他。
    “日向君,你愿意永远和我做朋友吗?”
    “才—不—要,不觉得有些过分了吗。”
    “我想也是。”
    两个人对视着,不约而同地笑出了声。日向突然抱住了狛枝,在他耳边大声说到。
    “就算离开了这里也不准忘记我啊。”
    “这句话回敬给你。”狛枝抱回日向,轻轻闭上了眼睛。
    “可惜现在没有月亮呢。”恍惚间日向似乎听到狛枝这么说了。
    “但我也死而无憾了。”狛枝也隐约听见日向做出了这样的回答。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