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惑

www一个杂食党

梦(1)


cp狛日
OOC
先放一点...总觉得不写王马写狛日怪怪的....。

    今天这是怎么了?
    日向敲着键盘,晦涩的内容以精简明了的文字一行行排在电脑屏幕上,被迫调动的才能残渣使日向的负担日渐加重,但他第一次那么想要一个假期来清理一下自己的脑子同时来思考一下人生。
    刚停下已几乎极限的速度敲键盘的手就立刻有视线投了过来,但显然问了也不会有答案,这个教训日向今天实在受够了。

    索性按下了保存起身以倒水为由离开了办公室,事实上这么一点小事就惊动了整个办公室的那些昔日同学兼好友的同事,无论是明显隐藏的偷看还是失去了混乱的键盘敲击声而安静下来的环境都清楚地表明了众人的关注。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日向将冷水泼到脸上,但似乎并不能使他的思绪清晰分毫。
    记得早上来的时候,日向随口向着先到一步的罪木笑着打了下招呼,不过是一句普通的“早上好啊,罪木。”对方就被吓到了,突然就哭了起来。本想着是不是自己熬夜过头了脸色太差使得想微笑的表情变得狰狞了,保健委员的她却没有像以前那样提出休息的要求。
    说起来今天似乎感觉没那么累了来着……
    之后来的每一个人都着实有些吓到了日向,大家莫名出现在眼底的哀伤在看日向时全部努力收了起来,言语中也透着安慰的感觉。
    只有日向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足以使众人悲痛的理由。
    正想着反正也想不出什么所以然的时候,左右田走了进来,脸上带着询问的表情,故作轻松般地说道:“日向,那什么...我进来了?”
    “那个......其实你觉得难受的话就那么说出来或者发泄一下都行,实在那什么哭出来我们也不会笑你的......”左右田别过头不敢直视日向,嘴中滔滔不绝地说着似乎是安慰人的话。
    “左右田?你在说什么啊……话说有人说过你很不擅长说安慰别人的话吗?”日向看着左右田莫名且尴尬的举动不由得笑了。

    原本还在谨慎措辞的左右田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愣在那里,不可置信地看着日向。
    我又做错了什么?
    日向看着石化在那里的左右田思索着。而左右田也同样看着日向。
    “喂,日向(左右田)你......”
    突然又表现了心优的默契一般的同时开口,但明显两人无法将默契用于互相理解目前状况。
    “你先说......所以到底是什么情况?一个个见我都跟见了鬼一样......”
    “心友你......”左右田努力控制自己不要颜艺,但他眼中的日向实在是不对。
    “你......”左右田咽了口口水,完全不知如何开口,面对日向好奇的表情就越发难以说出一个字符。但他想了想,豁出去了一般大声质问。
    “你不记得狛枝了吗?”

评论

热度(5)